·首页 > 走进黄龙 > 媒体看黄龙 > > 正文

浙江体育改革进行时 “黄龙”何以啸四海
2017-08-28 15:09:58   来源:体坛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与世界级景区西湖直接距离不到1公里,便是浙江省黄龙体育中心。与西湖景区的游客人山人海一样,近两年这座体育中心的接待任务很重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6年接待来自各地的交流团、学习团就有40多个,几乎每周都要...

与世界级景区西湖直接距离不到1公里,便是浙江省黄龙体育中心。

与西湖景区的游客人山人海一样,近两年这座体育中心的接待任务很重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6年接待来自各地的交流团、学习团就有40多个,几乎每周都要接待一拨。

是什么让黄龙体育中心成了香饽饽?中心主任赵荣良一语中的,“管理不停步、改革不停步、发展不停步,这是走在前列再谋新篇不竭的源泉。”

体育场馆的经营,至少在国内业界是个难题,甚至很难找到成功、经典的案例。有体制机制的问题,也有方式方法的原因。有的是机构臃肿、负担过重,长期裹足不前;有的是体制机制陈旧、改革动力不足,守着金饭碗过穷日子;还有的是主营主业不突出,靠着“包租婆”过着看似衣食无忧的日子,背后却隐患重重……黄龙体育中心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,这样的窘境与苦楚或多或少存在。

4年前,赵荣良还是局外人,船舶专业出身的他,搞过城建、干过乡镇党委书记、修过地铁、当过城管局长,一纸调令让他开始主政这座体育中心,“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这是优势。之前,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所以管理上、思路上不会受太多条条框框限制,这也是优势。”赵荣良坦言。

改革,改革,还是改革。用大刀阔斧形容一点不为过。三月份,黄龙体育中心刚刚进行4年来的第四次改革。而这次,更具革命性意义。起因得从2016年4月说起,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发文,浙江、江苏、重庆进行“两权分离”的全国试点。到了2016年底,浙江省体育局正式批复,所有权归黄龙体育中心,经营权能委托的都委托给黄龙体育发展有限公司。同时,提出两个确保——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、增值,确保公益属性不能下降而要不断提升。

2016年的几组数据,管中窥豹——

收入1.61亿元,之前的2013年是6200万元,2014年8500万元,2015年突破1亿元。

这一年全年接待健身人数241.5万人次,2013年是62万人次;

举办大型赛事活动132场次,2013年的数据是63场次;

实行“中层干部竞聘上岗、普通职工双向选择”,与4年前相比,员工从256人逐步下降到199人,直到现在的120人左右,相应的内设机构从19个锐减到6个,中层干部从39人到18人。

瘦身,谈何容易!打破了平均主义、大锅饭,事关员工的切身利益。每次改革,都面临重重阻力,也有不同的声音。赵荣良的态度很坚决,“思路决定出路,不改革就没有活路。”

大型体育场馆的运营、管理,以体为主固然没错,但必须多种经营、多条腿走路。这样才能走得稳、走得快。早在“两权分离”试点实施前,黄龙体育中心早就未雨绸缪。围绕体育场馆的主营主业、场馆资源,陆续组建11家实体化公司,包括场馆经营、游泳健身、体育培训、场馆建设、体育酒店、体育建筑、体育互联网等。这是一张无形的网,撒网必有所获,尝到甜头是必然。以场馆经营公司为例,之前管辖的是辖区580亩土地,现在的思路是“借船出海”,借助黄龙体育中心的管理、品牌输出,在市、县开了“分号”,德清县、绍兴市、文成县,以及刚刚挂牌的舟山市分中心,与多个市县体育中心建立了战略合作,全国男排联赛引荐到德清,全国桥牌锦标赛移师绍兴,等等。

除了“借船出海”,还有“借梯上楼”“蓄水养鱼”。之前,浙江并没有太厚重的击剑运动基础,黄龙体育中心借助场地资源优势,建起拥有23条剑道的击剑馆,与江苏展开合作,引进重剑、花剑、佩剑培训,包括奥运冠军在内的著名选手莅临指导,2016年初试牛刀,经营收入达1700万元,今年更是水涨船高。以击剑为突破口,橄榄球、花式篮球的培训已经起步,还可望布局以短道速滑、花样滑冰为代表的冰雪运动培训。“蓄水养鱼”的典型是足球培训,早在3年前就酝酿、推出足球种子计划,由黄龙体育中心邀请教练,把足球培训免费送进学校,目前拥有100多人的教练团队,包括14位来自西班牙、葡萄牙的外教,已惠及浙江各地17所学校,每所学校“倒贴”20万元以上,看似是赔本买卖,可在项目负责人吕红看来则是“先苦后甜、厚积薄发”,“足球的种子撒到哪里,哪里就赢得了好口碑。现在,已有65所学校与我们签订培训协议,培训人数有四五千人,还有不少在排队当中。” 多管齐下、对症下药,黄龙体育中心的变化翻天覆地。在经营创收光鲜的业绩背后,还有小惊喜:以2016年为例,场馆出租等静态收入6700多万元,约占总收入42%;体育赛事、体育培训等动态收入9300多万元,约占58%。依赖“租赁经济”生存的时代,一去不复返。业内行家纷纷赞许,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颠覆。

赵荣良表示,改革是让体育场馆“活”出质量、效益,“活”得精彩,这个效益不仅仅是经济效益,社会效益、生态效益始终是第一位,并在改革中,摆在突出地位。以场馆开放政策为例,国家相关要求是全年330天以上,黄龙体育中心则确保362天,以保障健身人群的权益;除8月8日全民健身日实行法定免费开放外,又增加了额外12个节假日,对特定人群免费开放,这些都赢得了好声誉。周连胜是黄龙体育中心附近的居民,他几乎每天都到这里打乒乓球,花300元就能办“老年优惠卡”,无论是打乒乓球还是门球、跳体育舞蹈均实行一卡通,“平均每天消费不到一块钱。”说到这,他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。

编后:“走基层·浙江体育改革进行时”,从4月中旬开始推出,已推出9期。从政策、举措、典型到成效,以点带面、由上到下,以深度采访、挖掘的形式,多角度、全景式地展现浙江体育的改革与思考。思路决定出路、改革孕育新生,希望处于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浙江,在体育领域中的一些有益探索、尝试,能给全国同行带来更多启迪。

推荐新闻
演出赛事